• 2007-04-06

    一个朋友

    分类:

    用健康你换来了什么?什么都没有. 第一次我对一个朋友感觉到类似这种失望 她的神经质让我难堪 我不知道该用一个朋友的身份去替她难受 还是该虚伪的说几句客套话以及继续保持沉默 上一次的出走中 我什么都没为她做 我不知道我该做些什么 即使大家见面了 她让我看到的还是她刚强向阳的一面 一直以来我觉得那样是虚伪的 说虚伪不恰当 但起码是不真实的 13年来我们的距离不远不近 存在的只有赤裸的友情 其他什么都不掺杂 我们不常说话 不常联系 在同一座城市里超过一年了 才见了面 用微笑面对彼此 为对方加油 不完全懂得对方的理想 不完全听的懂对方话的含义 不完全理解对方努力的坚忍 却一直在相互鼓励...我搞不清楚这关系 也没打算搞清楚 这样不好 也不算坏 也许大家表达的方式不同 一样是朋友的其他人也许会用温暖亲热的语言 但我做不到 我甚至排斥.当我听到她生命里某个人已经走向天堂以及由他的死给她和家人带来的捆扰的时候 我突然恨起那个不负任何责任就去了另一个地方的人 我发现 我才是个神经病 但无奈 这是我的方式.她抑郁症复发我开始厌烦这样不爱惜自己的她 但也许是我对这病症了解的不够清楚 一度自己也不知道一个人生活需要怎么照顾自己.今天又传来她颈部肌肉劳损需要住院的消息 我一直以来都是个在她生活边缘走动的人 不想进去 也进不去 当然她也来不了我这边 我就突然的觉得她是个傻比 对她骂了起来 但我想她理解...

    分享到:

    评论